返回列表 发帖

《风之殇》连载

《风之殇》        ——/海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丧失了语言表达和倾诉的能力。在人群里神情总是冷漠游离,面对陌生人无话可说,碰到委屈不置一词,面对别离不会挽留,从不抱怨,也从不解释,我知道这种能力的丧失对于我来说,有时候会接近致命。我对人的安全感很少。

一个人走在繁华喧嚣的街头,看着天空的白云无休止的漂浮,没有归宿,没有人知道我从哪里来,该去哪里完成我的宿命。

失去后才珍惜,还有什么意义?可我却还是不肯去忘记,忘不了那一段回忆......

刻在心底里的一字一句一幕深深地撞击着我,摇摇欲坠的身体,疼痛、无以复加。

这个世界,虽然有的人身体残缺,饱受疼痛折磨,心中美好愿望却未曾失去,向往未来,向往明天,哪怕微薄的希望是生命唯一的光芒,也会流露出淡淡的微笑,让人难以琢磨却又合乎情理!可偏偏事实上我的四肢完整,智力健全,却被自我做成的牢房囚困着,见不到七彩的阳光,感受生活的痛苦。

如果命运让我死亡,就让我的身躯先行腐朽;如果命运让我重生,就让我的灵魂和躯体相伴自由;如果给我稻草与刺刀拼搏,请同时赐予我柔韧的力量和理性的胆识;如果注定只有悲伤,我不希望看见微薄的希望;徘徊于黎明前撕裂般的痛苦,不如潇洒痛快的死过一场……

请接收我无情的悲哀吧,圣洁的阳光!

从小我就一帆风顺,6岁读小学一直读到大学。表面的风光却隐含着巨大的潜在威胁,在一场噩梦中几乎走向毁灭。九死一生后我来到了现在,直到现在也算顺利工作。偶尔也能感受阳光的温暖。

再一次的回首往事,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故事开始于一个噩梦……
2

评分人数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一日一帖,慢慢载,呵呵!好了,睡觉觉去咯!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故事开始于一个噩梦?to be continue
万事,宠辱不惊,去留随意
万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TOP

《风之殇》——/海风


(一)

时间,2006年10月22日。

命运之神虚晃而入,施予绝望和死亡的种子。

一次感冒,身体内冰凉的感觉从骨髓透露出来,扩散至整个后背,逐步蔓延至全身每根血管。胡乱地吃了几颗感冒药自动好转,但越来越严重的头疼、咳嗽、乏力却让自己开始感觉不对劲。不得不到医院接受检查。血液检查结果:血色素6克,血小板2万,红细胞两千一,白细胞一千九。

清楚的记得医生冷酷无情的脸,冰冷到极点,用权威似的命令口气说:“还上什么学?退学、赶快检查。这个病比其他什么都重要!要非常重视。”如今回想医生根本没有丝毫夸张,血液一塌糊涂,难怪身体乏力,四肢不爽。爬完楼梯后,脑部几根血管伴随着疼痛剧烈跳动,有如刺刀绞割。

一个人拿着沉重的化验单走在回校的路上,天空下起了小雨,也没带伞,也没坐公交。那一刻,感觉自己特别的孤独、无助。

回到寝室非常方便地在网站上查询到关于血液病方面的知识。当一行行字那么肯定的出现在屏幕上,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如同世界末日到来。

第二天按照医生的指示住进了医院,生平第一次住院,主治医师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说要马上通知家长来。晚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当时的情景很沉重,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说我可能病的很严重,爸您还是出来吧!甚至心里在想,难道这将是一次永别!?
五天后,拿到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再生障碍性贫血。眼中无泪,心中却有波澜。在之前曾预料到这样一个结果,即使不是如此,也很有可能是白血病之类的等等,几乎不可能有好结果。当室友对我说希望检查有个好结果时,我微笑着回答,但心中暗想:有好运,才怪!

祈祷奇迹的出现,愿和可怕的血液病擦身而过。

而最终仅有的希望却变成了绝望,希望没有象自由的小鸟一样飞翔,却如同大海中鱼儿一样,难以寻觅!

爸没来的那几天,我大学里最好的朋友一直陪在我的床边。帮我送饭,晚上陪我床,尤其我的好朋友灏,一个女孩子,能做到这一步,我心底至今永远都感激不尽!

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咸宁冰冷的医院里,我知道,我是孤单的。

我平静的将病情看了一下,其本都了解了。AA按照平均存活算,二到五年发病期、五到二十年存活期。二到五年、五到二十年,二到五年、五到二十年,……默默地念着这些数字,平静、无助、悲哀、伤感、绝望,还是冷酷到没有知觉,这一刻我不知道。

我会死吗?无尽的黑夜中不禁自问,答案已不重要。重要的不是怎么死亡,不是死后将会发生什么,而是以后在无限悲伤绝望的深渊中我将带着伤痛该怎么活着?还要尽可能快乐的活着?

时间!生命!突然就改变了模样,变得异常的快捷,变得绝情。

期望、梦想完全破灭,天地突然塌了下来,将一切埋葬,任凭绝望挣扎,任凭撕心裂肺,无人理会!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我血液异常的发现起源于一次拔智齿后的发烧,当时血象中三系全都低于正常值的一半,以为检验有误,用错了参考标本,故换了三家医院复测,才证实了绝望。都说无知者无畏,其实开始得病对此的一无所知才是撞击心灵的最大恐惧与绝望。如笔者所言,所有青春美奂的梦想皆如肥皂泡般逐一升腾、然后逐一破灭......
万事,宠辱不惊,去留随意
万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TOP

《风之殇》——/海风

(二)



出院,休学,回家。

当医生再次强调我这病不可忽视,最好还是住院观察的时候,我毅然地在出院请求单上签下了我的名字。医生才放走了我。

悲哀,深切的悲哀。

虽早已预料,可猜想被证实确认,虚幻的侥幸也被无情撕毁,死刑犯看见刽子手粗野凶狠磨砺着锋利的屠刀,命运无可逃避,心被抛弃在冰窖,快要窒息。从医院出来,我就被这种感觉所控制。想着接下来将要完全逆转的生活,拼命在悲壮中寻找坚强的理由。千万思绪,却没有丝毫安慰……

回到家乡,才感到已是秋去冬来的季节了。秋风瑟瑟、寒风萧萧,这样的天气多少有点凄凉。

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

家人亲戚都来了,开始询问病情,毕竟这样的病比较罕见。对于一群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亲人们,我无从仔细地告诉他们病理知识、只能简单的告之,目前医学界除了移植,没有其他任何方法可以治愈。所以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用小剂量肾上腺激素或者糖皮质激素治疗,不过这不属于治疗方案,只能缓解。只有百分之二十的病人能够缓解血象。还可吃康立龙,刺激造血。其实,治疗方法愈多的病,其治疗效果越差,因为没有一种治疗方法非常有效。正常人血色素在十二至十六克之间,血小板在十至三十万之间,白细胞在四千至一万之间。血色素影响人的体力,血色素很低时,人的体力非常的有限,稍有运动便会气喘吁吁。医学上,低于七克属于重度贫血,低于三克属于严重贫血。出血时血小板起凝血功能,防止出血不止。血小板低主要危险在于颅内或腹腔出血不止,造成病人突然死亡,即使及时发现也很难抢救。所以血色素低于七克时,医院就会要求病人输血;血小板低于二万时,病人随时有危险,要求病人输血小板。而白细胞是人体重要的免疫系统,保护人体不被外界病菌感染,白细胞低的人,容易患病。他们不懂这个病的严重性,我理解。但是随之而来的千篇一律的安慰话语开始不绝于耳。这对于一个绝望的人来说,毫无意义,我已经麻木。我难受的是如何面对这个家,每当看到父亲焦虑的眼神,我很想去安慰,却无言开口。生活的无助在于前途的绝望,唯一寄予希望的唯有我精神上的坚强,我可以控制自己,但绝对无力回天。希望只在将来,便是对现实的绝望。希望父母能够与我一样,看淡生死,无所谓失去的忧伤。

姐姐问我,“兔兔知道了吗?” 我长长叹气:“她知道,结果出来时给她打电话了,把事情的严重性说了,没什么好隐瞒的。” “以后怎么办?” “以后,我们还会有以后吗?此刻我已经够糟的了,我已经想到了放弃。我现在成这样了,还有什么资本要求别人?我不会强求她什么,她如果选择离开,我不会有任何抱怨,这也很正常,我会真心祝福她幸福快乐。我会想办法说服她的。”姐一脸无奈,“先不想这些了,再说吧!”

  为了给我安慰,为了让我坚强地活下去,父亲开始四处举债,还把生活了大半辈的老屋低价卖了别人,一座院、三间房,几百个平方,换来了可怜的一万六。在姐姐姐夫的资助下,爸爸陪我踏上了漫漫求医之路,每到一个医院,都是同样的答复:慢慢吃药吧!要有恒心,坚持!这样的话语听的多了,我开始怀疑我到底坚持什么,坚持等待奇迹的出现?抑或如此痛苦般坚持到我挂掉的那一天?

从此西药开始一大把一大把地灌进了肚子。山西、河北辗转一圈后,也没住院回了家。早猜想到是这个结果,这些天的检查,光检查费用耗尽一万多,我因贫血治病,医院治病却象吸血!与那些一起在血液科求医的人们谈论,怎么可能不明白血液病这几个字的涵义?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只要摊上血液方面的疾病,纵使你再有钱也耗不起医院、药物的考验。完全就是一富贵病,看不起,死不起!在医院里看看隔三差五的死人,看看家属与病人共同的伤悲,暗淡的脸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唉!谁叫你狗日的生这个该死的病!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几百平米才一万六,真便宜啊,这是那年的价格。我在忻州豆罗的奶奶家的大院从奶奶去世后就一直空着,不知现在价格如何拉?

TOP

海风 继续

TOP

怎么我发个贴子还要验证码?无语了!重复了一层,版主删掉其中一层吧。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我也不明白,怎么删。我回帖也要录入验证码,是框架新加的控制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