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为避免恶意注册及恶意灌水 新用户注册和发表主题与回复时启用验证码
帖数超过50的会员将不受验证码功能限制
爱与坚强 隽永流长

TOP

圣明

TOP

俺也很想写自传,想了7天才写6字,望楼主帮忙改改:“2005年春”。谢谢!
PNH没传说的那么可怕

TOP

想起一句话:“喝醉了才知道我最爱谁,生病了才知道谁最爱我!”,虽然伴侣的爱浪漫甜蜜,但父母给予子女的爱永远都是无私和不可替代的,他们可以为了你低价卖老宅,可以不惜年迈举债四处求医...所以千万不要说期望他们可以和你一样看淡生死,无所谓失去种种,白发送黑发将是一种莫大的残忍和悲哀。所以为了视我们为唯一的日渐年迈的父母,也要保重、珍重,积极乐观
万事,宠辱不惊,去留随意
万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TOP

《风之殇》——/海风

(三)


转眼间,深冬来临,满地枯黄落叶。单调的树枝悬挂着孤单而衰败的枯叶,等待寒风吹来,随风飘落。伴随风雨,化为尘土,无处可寻。叶子黄了,心儿枯萎了。深冬的寒气浸透绝望的心,似风中无助的落叶,零乱铺满天地。



回家一个多月了。该了解的血液病知识基本都了解了,该检查的又是抽血又是抽骨髓的也都检查了,情况就这么个情况,套用广大医生的一句话说:没办法,坚持平和心,慢慢吃药吧!



是啊,如此发达的社会、这么先进的医学都拿它没辙,我能有是办法呢?我想这也许就是命!



是。我承认我的心里产生了很悲观的情绪。我也知道我的生活逐渐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再也出不来。期待奇迹出现,现实却很难出现奇迹。从各种书籍杂志网络上看到,再生障碍性贫血通过常规途径几乎不可能治愈,唯一希望是骨髓移植,而移植的费用至少在二三十万元,还要有相同的配型。就算一切都很顺利,移植本身也有不小风险。其实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痛苦我都可以不在乎。每一次做骨穿我都害怕,但是每一次都会轻松上阵,完全不当身体是自己的。当医生用钢针往骨头里钉的时候,自己也很配合尽量不移动身体,以便于医生操作。可是,这些苦难换来的又是什么呢?生命只有希望,便是对现实的绝望。



这般的心情下,我决定了返校。快放寒假了,学校也要期末考试了,还是回去继续我的学业吧!毕竟上了五年的高中才换来这一次的上大学。就算是让大学上我,也成全其美吧。中途退场毕竟是不道德的,因为好像谁说过,生活本身就像是强女干嘛!



回到学校,已是近两个月后了。



两个月,沧海桑田,地覆天翻。



再次的回到宿舍,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一个接下来苟且偷生的地方。曾经多少次的快乐从这里发生,而今却绝望地回归到这里。



这一次,一身疲惫,永久心痛。



晚上跟我的两个好朋友也是我舍友聊天,才知道我离开学校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故事。班级里的代表们曾经组织准备给我捐款,但不知为什么没有继续下去。我也不想知道原因了,我想我还没死,照样活的好好的,麻烦你们了;灏给我送来了我离校前未来的及办理的保险手续,她帮我办好了一切,直接递交就可以了,真的很感谢你!而最让我震惊的一件事,我最好的朋友花曾经试图离校出走,当然这一切在我重新回到校门的那一刻开始已经平静如初。但从我所感觉的周围气息中似乎这件事与我有着丝丝联系,而且从我再次回到班里的时候我发现同学们的眼神开始让我很神秘而反感。甚至有人很冒昧的直接问我你是不是白血病啊,说实话我当时很想‘爆发’,可我却淡淡一笑,只说了一句‘不是,谢谢关心。’晚上我找到花聊天,“我很想知道这段时间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她沉默了很久,“自从得知你患上了这个病之后,我就感觉,你这么优秀的人,却……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突然之间我好像迷失了方向一般,我觉得我失去了什么,当你回家后,我觉得我一下子身边再也没有了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一起倾诉、一起谈心、一起吃饭、一起玩耍的朋友了,所以……”她的回答让我再次的陷入内疚与矛盾之中……



花,人如其名,一个花一般的女孩。



她的出现,让我第一次开始对爱情产生质疑、开始思考真正的爱情。



故事开始于一年前……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怎么高中上了五年啊? 海风留了2级   是的,为了爱我们的亲人朋友,要坚强,要珍惜,要努力

TOP

我也害怕做骨穿。虽蜷缩着身体眼睛看不到,却能感觉到钢针刺破皮肤、钻穿骨头、直捣骨髓...酸痛直逼心房,虽配合着医生纹丝不动,却抑制不住委屈的眼泪夺眶而涌...
万事,宠辱不惊,去留随意
万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TOP

找中医给你做骨穿,画个圈圈,中医找部位找的准,西医做骨穿好可怕

TOP

我觉得做骨穿只是打麻药时略疼,之后就基本没啥感觉啦。感觉到疼的朋友,可能更多是心理上的原因吧。
我11岁时第一次做骨穿前,怕得不得了,在医院里嚎啕大哭,不肯上手术床。一位患再障的阿姨告诉我,骨穿只是抽点骨髓,她本人还做过“活检”呢(即取一块骨头做化验),打上麻药后,一点不觉疼。后来我哭累了,不得不做了,趴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就想象着活检,觉得只抽髓还是很幸运的,不知不觉中骨穿就做完啦。

TOP

《风之殇》——/海风

(四)

    时间,2005年9月。

九月的风,夹杂着淡淡的桂花香,飘飞于空气中每个角落。第一次来到咸宁,这个号称桂花之乡的城市。这里没有我所熟悉的建筑,没有我所熟悉的人群,连呼吸的空气中都充满陌生的味道。但就是在这里,将开始我四年的大学生涯。

一下子从禁锢的高中奔到了象牙塔,每个人的心都纯纯的欲动。

带着新奇的试探、羞涩的心动在那个朦胧悸动的年纪,在那个容易产生故事的季节。

花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由于我们是同班又是老乡的缘故,于是理所当然的聊到了一块,话题也多了起来。渐渐地,我们下课后一起去吃饭,没课的时候一起在操场聊天。教室里、操场上、走廊里、公园中,到处都留下我们美好的回忆。我喜欢跟她聊天时的那种感觉,我甚至不说话,只静静地听她天南海北地说着她身边周围的一切家常琐事,不时地发出那种爽朗的笑声,感受她温柔的气息。只是那一份宁静的气息就让我沉醉不已。花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憔悴的让人心疼的女人,表面热情奔放永远都是一个快乐的女子,当静下心来仔细聆听她内心的世界时,会发觉其实她也是一个忧伤的精灵。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越来越亲切。

一切看上去来得突然而又顺理成章。当我们的心渐渐的向对方靠拢,把内心产生的那种对异性的好感付诸于现实时,却突然彼此沉默了。没有争吵,没有诺言。甚至没留下只言片语。

我们彼此都明白对方心里怎么想,只是不愿说出来。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之间开始多了一层难以逾越的隔阂。

慢慢地,当这一切平静下来,我开始纠结于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内心充满矛盾与迷茫,还有痛苦般的内疚。因为我知道,在遥远的北方,有一个痴情的女孩,等着我。我也无时不刻的思念着她。每当夜深人静的夜晚,身处这个陌生的世界,更加的思恋。

思恋如此疼痛。

我开始在夜晚长时间的看小说,因为我失眠,整夜整夜。我看安妮的放逐,读三毛的流浪,村上春树,井岩俊二……读郭敬明的忧伤,带上虚伪的面具伪装自己。

花知道我心里有事,却从不过问我的过往。

这样若即若离的关系直到半年后即将升入大二的时候。学校的后山,是成双入对的情侣们最理想的伊甸园,那天我们一起去了。像是作最后的判决,彼此沉默。花终于打破沉默,开始讲一些最近发生的身边事自顾自的一边说一边笑,可在我看来却觉得一点都不好笑。我面无表情,心不在焉地听着,心里却想着自己的心事。

“海风,你看起来很不快乐!”她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
“你知道吗?你总是那么忧伤,眼神里总有我看不懂的潮湿,像一汪清潭,深不可测。”
“你知道这段时间别人怎么看我吗?”
“我知道,他们认为你是我女朋友。”我说。
“谁是你女朋友?”
“兔兔。”
“我们算什么?”
“不知道。朋友吧!?不然呢?”

花转身背对着我,我感觉到她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略显消瘦的肩膀在风中瑟瑟的颤抖。气氛僵硬的快要窒息。
终于在平静了一会儿后,她说到“我男朋友报考了咱们学校,下学期就要过来了。也许我还爱着他。你很幸福,兔兔那么的爱你!”

转身,离开。

忘了是怎样走回的宿舍,头痛。欲裂。

只依稀记得我们也许就走到这了,下一步谁都不可再去逾越。

悄悄的把心收起。关上门、带上锁。不是因为爱情,只是为自己卷进一场无能为力的情感漩涡中感到茫然、无助。

正如安妮所说,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忘却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是心甘情愿的,有些事情是无能为力的。

那一场无望,挣扎,眼泪。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刚刚开始,就匆匆结束。

时至今日,现在看来,我跟花,只能说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在对的时间,却成了陌路人。

有时候我在想,那个时候的我是爱她的吧。又或者我所依恋的只不过是瞬间短暂的温暖?只是,当初为了这样无谓的执着,我所付出的代价,似乎有点大。伤害了一个人,也辜负了一个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让伤害蔓延。是责任,也是能让自己能继续走下去的希望。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