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海风,好文笔呀,期待读到你的新作
既然上帝要我承受这份痛苦,我就无条件接受。

TOP

我做骨穿时没有觉得很痛苦,做活检也还好,你们或许真的是心理作用吧
既然上帝要我承受这份痛苦,我就无条件接受。

TOP

风之殇(九)——/海风

    从上海归来后,已经很久很久没写字了。时间久了,感觉思想也会迟钝了,感觉自己仿佛到了一个境地,那不是超脱,倒有点麻木的感觉。波澜不惊的生活最容易让人平庸,但静如止水的心境却又让人超脱,只是觉得超脱的太多,就有点不成人的感觉。
    好了,回到主题。

    时间,2009年秋冬之际。
    我们最美好的时光,就在骄傲,自尊,自负中错过了。
    纠结了四年,毕业后,你又南下上海,我却回到了老家北方,又是遥远的距离,天各一方的恋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恐惧竟霸道地占据了我所有的记忆。开始害怕失去你。
    我们都没有力量挽回命运之神赐予我的惩罚。小心翼翼却也无可奈何。兜兜转转,竟过了这么多年。
    但是这一次,我还是决定我们之间该作个了结。
    那天不知道我表达的是否清楚,我的意思让你选择,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左右或哀求什么。别人说的对,你需要幸福。如果你觉得离开是幸福,就离开,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如果你觉得留下是幸福,就继续这段生活,相信奇迹的出现,用苦涩鉴证爱情的伟大。我永远不会左右你的选择,给你永恒的自由。我相信自由是一个人最神圣珍贵的东西。这也是我唯一能够做的,能够给予你的,唯有尊重和理解!”
    但是相同地,你也要明白我的苦楚,我不想强加于你任何什么东西,任何时刻都为你而想。在看的见的未来,我只有痛苦和绝望。除了奇迹,生命的明天没有任何希望的可能。这条路,看不见尽头!虽然我在生命中不愿服输,可这一次是我体内可怕的细胞变异。它虽渺小,却无可抵挡。
    就生死而言,人都无可避免。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生,太复杂,也许简单更好。
    我想,我病的是身体,不是人格和灵魂!
    我依旧是我。
    从诊断为PNH后,就开始了我人生旅途中的住院生活。在医院里一呆就是四、五十天,见到了形形色色的血液病人,也认识了几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病友。
我们是一群特殊的人,微薄的希望是我们生存唯一的理由,是在痛苦面前唯一的信念。我们都不是什么强人,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所以我们都不敢确认能够坚强到底,可这一刻至少我们还在苦苦坚持!
    生命只有希望,便是对现实的绝望。几年后,还有谁会在世间回忆此时的苦难。

    小胖,是跟我一个病房的病友,是个90后的小胖子,吃激素药吃到整个头浮肿,咋一看都分不清男女。他和我都是贫血,命运相同。不同的是我现在还不听医生的话,不愿意输血,不愿意服从命运的安排,做最后的挣扎!
    燕子,是负责照顾我的护士,一双清澈的眼睛,非常美丽,微笑时的酒窝更加让人感觉心动。每次扎针的时候燕子从来都是一次性成功、而且不疼,住了20几天后,手背上面的血管已经破败不堪,很难扎的准,那些实习的小护士老是扎我2、3次才能扎中,后来我一到扎针的时候就让叫燕子来,她总是微笑着很体贴地帮我扎好。偶尔还会照顾我、或者跟我聊聊天。
“我们如同没有犯罪的囚徒,精神和身体都被无形的笼困住。”我说。
“不过,看你不在乎哦,每天到处逛,蛮佩服你的”燕子笑着说,“那天去医院外面路过公园时候还看到你在那抽烟。”
“哈哈,怎么可能不在乎,生活的美好,让我留念万分。在内心深处,我狂热的呼唤自己一定要回到从前。向往着逍遥,向往着自由。失去东西难以找回,无能为力,不想为改变不了的事情忧心烦虑。其实我一点都不勇敢,还很懦弱怕事。世界如此可爱,谁不希望美好享受。人生太安逸了,忘记拼搏,忘记追求了。当明白这一切的时候,上天好像不想给机会了。”我说。
“其实,你的命运也真苦!但你也不能这样太悲观了。”燕子长叹一声不再说话。我只能回报以淡淡一笑。
我是如此相信宿命,面对生活赐予的逆流,我以跪拜的姿势惨烈的接受。它带给我的不过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风之殇(十)——/海风


时隔一年后,心情再次的平静了下来,终于下了决心,决定将这篇不知是小说,还是散文,又或者是自传的文字写下去。

天地间不停的演绎着悲伤与狂欢,大千世界,几度哀伤。

时间,仍然是2009年秋冬之季。
从天津血研所确诊回来后,再次的回到省中医院,我就知道我要做好了长期住院的准备了,安顿下来后,将所有的资料交给我的主治医生去会诊。情况也还好,我就让爸也回去了。我说我自己一个人住吧,反正能吃能喝能走动,完全能自理。你们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家里事一堆。自己一个人住在医院里,每天早早点挂完点滴,我就坐不住了,每天到外面去逛。两天后,我跟我的医生说,你看我现在精神也挺好,要不给我降到最低级护理吧?大夫看出了我的内心其实是想省点钱,笑着说没问题啊,你要觉得不错的话,再过两天血能升到10克就可以出院,只要你向我保证你能做到每天好心情。我笑笑没说话。因为我知道我的医生对我真的很好,说话很温柔,细心体贴!得了此病是我今生最大的不幸,而遇到我的主治医师也算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吧。
出了医院大门,就是迎泽公园,每天一个人到公园里,坐在河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就会想很多很多事情。一直以为,从06年患上AA以来,我已经看透了很多,可以放下一切,可到头来总是发现羁绊于心灵的仍然是那些刻意去修饰掩盖的东西。莲移水影,总是一种难舍的情怀。想起高中坐在斑驳的操场台阶上,我们喝着啤酒畅谈未来,没有誓言,没有现实,单纯的心偎依在一起……可是,那些让人总怀恋的时光哪去了?
第三天,病房里突然进来一群人,把一个看上去4、5十岁的男人安顿在了我对面的病床上,一整套仪器全部运作了起来,整的动静很大,而那个男人看上去一丝血色都没有,皮肤发黄,有气无力的。就像是马上就要不行了一样。到了晚上,安顿了下来后,只有一位头发已有花白的女人留下来照顾。是那个男人的女人,通过聊天得知,是从别的医院转过来的,就在一个月前单位体检发现的病,到山大二院确诊为AA,住了一个月医院,更严重了,于是转到了这所中医院。聊了一会,女人双眼泪眶,似乎她已经预感到什么,轻声地对我说,“唉,其实我知道,不行了。”我突然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感觉死神很近很近。“小伙子,你是什么病啊?也是血液病么?”女人转过头问我。“嗯,一样。也是AA,还多一种PNH。”我说道。“唉!这么年轻,真可怜啊”我淡淡的一笑,没再说什么。因为当时,说实话我也可怜我自己。
到了半夜,对面的男人醒了,看上去精神了许多,颧骨上似乎还能看到红红的血色了,也或许是晚上灯光的作用吧,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回光返照吧。我听见男人说话了,今天住进来第一次听见他说话,似乎在说饿了,女人服侍着吃了点东西,说吃其实只不过是喝了点稀粥而已。然后断断续续的听到他们在讨论些什么儿女之间的事情,说的是家乡话,没怎么听得懂。今晚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第一次跟一个这么严重的病人同病房,我总感觉死神就在这个屋子里,很近很近。
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中的我,突然被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惊醒,睁眼一看,屋子里已经挤满了人,医生在争取时间抢救那个男人的生命。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到了,坐了起来,医生护士忙碌着,跑进跑出。我正对着那张床,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以往电视电影上的情景如此真切在此上演。时间仿佛很快,又仿佛凝固一般,如此奇妙。半小时的抢救,最终摇摇头走了。亲朋好友都进来,突然外面哭声一片,我听得出是那个女人的哭泣声。死亡的叫声撕裂受伤的心灵,受伤的身躯!
多么鲜活的一个生命,就这样匆匆离去。
同一病房相处不到一天,就这样永远的睡着了。
今天看着别人痛苦挣扎离去,何时谁又会看着自己走开呢?
也许几日,几月,几年,几十年,人生终究难免。
今日快乐,今日美好,请多多珍惜。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风之殇(十一)——/海风

经历了一次生死的直视之后,我一下子又变得脆弱不堪,对自己看不见的未来开始迷茫,治疗方法和可能的结果早已明了,用少量肾上腺激素控制溶血,用雄性激素刺激干细胞造血,减少异常细胞所占的比例。作为病人,医学没有治疗方法,只能无奈接受。网上早就查阅此病无药可医,保守治疗都是以少量激素维持生命,不能完全治愈。骨髓移植曾被认为是一种可以治愈的手段,只是要求太高,首先是配型,然后是费用,还有意想不到的排异。
其路漫长,其道何方?感觉自己何其的渺小。

晚上10点多,病房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喧闹一天的病房突然死一般的寂静,新鬼沉闷旧鬼烦,不知明月何时圆。看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屋子,漆黑的窗外,白色的床单,凌乱的床铺,就那么一瞬间,就再也不敢进去。一个人去走廊外面抽烟,眼泪,肆无忌惮流下。
值班的张娜大夫看到了我,走过来对我说,“这么晚了,早点回去睡吧,明天早上抽血。”我笑了一下没动。也许她看出了我的心里,走了两步回过头来说“你要一个人不敢睡的话去老杨病房和他睡吧”。“哦”。我熄了烟去了老杨的病房。
老杨是血液科的老客户,他在这里都住了3年多了,老杨第一次跟我说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把医院当作家三年三年的住,每一个护士每一个医生他都非常的熟悉。一批批病人来了,有人悲伤的离去,有人快乐的行走,有人在这里找到生活的意义,有人只看见死亡的悲哀,生活更加肆意。人生一场场大戏,就在这个狭小的七楼不停上演。老杨看见我进来了,递给我一支烟,问我“你屋子那人,什么病啊这么快?”我说“跟我们一样,再障,他可能是急性重型吧。”,在他对面的床上躺了下来。老杨也是再障(AA),12年了,吃激素吃出一身副作用来,什么高血压、糖尿病、股骨头坏死等等都让他赶上了。老杨经常拄着双拐到各个病房找人聊天。每个新来的病人他总会对我们说“这个病,它不但要钱,更要命啊!你们能不吃激素的情况下尽量别吃。”
老杨看我不说话开始安慰我“你还年轻,年轻人体质都很顽强,没什么大不了,好好用点中药,说不定就好了呢。”
我苦笑一声,“这和其他的一般病可不一样,血液病有很多种,每一种都没那么简单的。”
“但是我们必须的面对啊,改变不了就要快乐的接受,再说了,我们在这里治疗还不是只有两个目的,减轻痛苦,延长生命。”老杨说完又给我扔来一支烟。
我说:“不抽了,这床铺没人吧?”
“没,你就在这睡吧。那边就你一个人,别过去了”。
“嗯”,说完我就拉开被子躺了进去。
第二天早上护士早早的过来抽了血。上午10点钟的样子,大学朋友花给我打来电话,说要过来看我,我说“来吧,正好一个人寂寞着呢。呵呵!”大概中午的时候她拉着行李箱过来了,我说“你这看我也用不着这么热情吧,拉一大箱子礼品啊!呵呵”“去!我这是要回家,顺便过来看看你的。”她说。原来她一直在这个城市,在做一份教师的工作,最近由于一些事情不干了,准备回老家去。听说我在这儿住院,就过来看看我。中午我们去吃了饭,就去公园坐了会,聊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晚上我送她去了火车站。花走后,我回到医院,就跑去问护士结果出来了没有,张大夫看见是我,说“我给你查一下……出来了,97。挺不错的。”“谢谢。”我又回到了自己的病房,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去找我的主治医生了,因为我决定要出院了。再也不想呆下去了。杨大夫听到我的结果也很高兴,说“没问题,我给你带一周的药,你先回去吃着,一周后再来复查一下。”然后就帮我办理了出院手续。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回到家,感到特别的温暖。每天在家上上网,看看电视,出去跟一些朋友到处玩玩。日子过的倒也安静平淡。
可是,好景不长。连一周的药还没吃完,就发作了。而且气势汹汹,毫无招架之力。酱油一样的尿一次次抽干我的身体。

刚刚离开,就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老天有时候真的很眷顾我!
这次陪我出来的有爸、姐夫还有她。安顿好后,姐夫还有生意上的事就先回去了,过了两天为了不让我妈担心,爸回去把妈替换了出来。每天就妈妈和她陪伴着我。这一次,是PNH以来第一次发作,整整一周后才终于止住血尿。身体虚弱到无法下床。几乎每天都抽血观察。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连续有两天的网织红细胞低到0.0几。特别的反常。那天查房的时候杨大夫跟我说,再做个骨穿吧,怕是造血又有问题了。我只能答应,虽然每次做都很害怕。我说“还让张大夫给我做吧,可以吗?”因为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是她给我做的,感觉她特别的细心、温柔。不会让人感到特别害怕。“没问题啊”杨大夫笑了笑说。做骨髓穿刺,血液科最为基本的手术,检查是不是血液病,什么样的血液病,一个重要检测手段。
没过多久,张大夫就推着一个小车进来了,然后,除了病床上的病人,所有的家属都让出去了。我面朝门口的方向爬了下来, 我知道她就在门口看着我。张大夫把消毒液在我身上涂抹了两遍后,用笔在上面画了两个记号,铺上了一层医用纸,我稍微的调整了一下身体,把手机拿在了手里,开始玩游戏。我要转移注意力,虽然我已经做过三次了,但说实话还是害怕。张大夫跟我说着话,让我放松“没关系,一会就好了。”随着我的倒吸一口凉气,一根针刺入了背部,开始打麻药了,针头在里面边注射边搅动,而且是往骨头上撒,眼里挤着泪珠,却只能长长的呼气。打完麻药,开始用一根钢针顺着麻药的地方插进去,直接扎进骨头里,张大夫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那个骨头最脆弱的部分,可是对于我来说,简直是钻心般的疼,握着手机的手开始直冒汗,终于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张大夫小心地问我“疼?”我说“你扎的地方好像没有麻药”,也许是意识到麻药撒偏了,张大夫一边跟我道歉一边赶紧又重新打了一点麻药,接着做,憋了一头的汗,终于扎进去了,钢针的另一头连着注射器,在抽骨髓的那一瞬间,仍然是酸楚的疼痛。抽完后,迅速的把抽出来的骨髓弄到玻璃片上,制作样本,等准备完一切后。张大夫帮我轻轻的拔掉钢针,贴上了一个创可贴,然后帮我按了一会,还在小心地对我说着对不起,我笑笑说,没事没事。这时候,妈妈和她进来了,我看到妈的眼睛是红的,但我没说话。她问我,“疼吗?”“不疼,有麻药”我说。其实疼不疼只有自己知道。何必向他人诉说。

过了两天结果出来,显示“骨髓增生活跃”,意味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也算是一点好消息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除了挂水,就是床上躺着,不分白日黑夜的躺在床上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书籍,电视都只能够消解一时的苦闷,人久了不动,会全身肌肉不自在,浑身酸软。血液病病房本身就有一种沉闷苦味,病人面临死亡,家属忧心金钱耗尽。当荷包空空的时候,生命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期盼的。金钱等于生命,在这里,从某种意义上说,一点都不夸张。
8月下旬,她学校要开学,就先回家了。剩下妈妈每天陪着我,一日日的在医院里过着单调无聊的日子……

这一次,在医院足足呆了两个月,当血象升到10克的时候,我提出了出院请求,再一次的回到了家中!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风之殇(十二)——/海风

这是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长篇,没有特意构思过,随着心情就这么一路写了下来,断断续续已经写了近2万字。我相信这是这些年来我所经历的很多的伤害,很多的疼痛,才会让我有了平静地的心态,让我有了一吐为快的欲望。无论是来自身体,还是来自心灵,我的疼会证明我的活着。而活着,就是幸福的。
我的文字,你可以理解成是一种纯粹的宣泄。宣泄苦闷,宣泄寂寞,宣泄积淀了许久的伤痛。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缅怀,一种悔之晚矣的醒悟,一种自怨自艾自言自语。
但我,不想只说给自己听。

时间,2010年。
从医院出来,身体状态还算一直很好,没有发作,渐渐的又有了精神,每日进进出出,总会遇到相识的邻里邻居,其实我很希望他们能用平常的眼神看自己,却仍然习惯了他们同情的目光,同情的问候。每一句话都透露出你好可怜的真实想法,引诱伤悲。我用微笑轻轻抚慰伤口,也不认为自己可怜,也不希望他们这么认为,虽然他们都充满善意。每日跑来跑去开始慢慢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各种各样各行各业的。因为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尤其一个男人,应该拥有不同领域的朋友才算是一个真正的成功的人,或者说成熟的人。于是我努力的将自己看作正常人融入他们,每天吃喝玩乐,也活得自在。
其实当一切我都不能控制之时,生活简单明了。没必要为残酷竞争而思考,没必要为一无所有而忧心,没必要为渺小而自卑,没必要为他人鄙视而愤怒,没有拥有的欲望,我就是我,简单明了,身心自然。虽然有头脑,却没有任何的忧愁与苦恼,心平气和,心静如止水,也许这就是绝望,平静的绝望。
就这样,大半年过去了,终于受不了每日呆在家的无所事事。我开始找工作。7月份的时候,通过一个刚认识的朋友,进了一个事业单位干临时工,负责办公室的一切事务。因为隶属于公路局,所以上班的地方就是与公路打交道,一座山顶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凉的山坡,来来往往的拉煤车。每日睡到10点起床吃饭、看电视、上网,然后再睡觉……从此开始了萎靡的、官模官样的政府工作。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日的上网中,无意间发现了一个PNH论坛,后来加入了QQ群。一个拥有着共同疾病的群体组织,汇聚到了一起。五湖四海的病友,虽然从未谋面,却似乎是多年的朋友一样,每日诉说着各自的心情,偶尔闹闹情绪,偶尔开开玩笑……就是这个组织,通过病友共同两年的发展,现已发展成为正式的民间公益组织。(“PNH病友之家”于2012年4月15日正式成立。官方网站:http://www.pnhchina.org欢迎大家关注!)

这一年,不得不提和女友的关系,已经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曾几何时,沉醉于我们过去单纯的爱恋;曾几何时,感动于你对我细微体贴。而如今,它们却成了我忧伤的源泉,不管我如何的去努力、去挣扎,却始终都挽救不了一个事实,时间已在悄然的把你我改变。
你在上海继续读研,而我本科毕业却沦为了一个无业游民;你每天生活在文化熏陶的大都市,接受着上层社会的洗礼,而我却呆在小县城里,与你认为的“狐朋狗友”每日吃喝玩乐,虚度年华。
时光飞逝、造物弄人。
记得我给你打电话,问你,你还爱我吗?你说爱,而我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努力的想象着你的表情,想从你的语气中发现点什么,但是却看不出任何表情,听不出任何温柔。
拿出烟,点燃,看着烟圈在空中飘散开来。我知道,我们曾经的那些恩爱如同这烟雾一样,慢慢的飘散了开来,开始无处寻回!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风之殇(十三)——/海风

时间,2010年年底。

我终于还是选择放弃了这份萎靡不振、毫无激情的政府工作。临时工,在2010年是一个多么富含深意的词语,呵……。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一份很多人挤破头脑都想进的单位,衣食无忧,而且自己还年轻,多熬几年终会出头。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我正是因为看到了它没有出头的日子,所以才会选择离开。
设身处地的想想,一个刚刚毕业的正值满腔热血的少年,被人生一次次的磨难摧残着,还要装作正常人一样的要生活,要奋斗,还要为爱情所累。所谓“兄弟姐妹,各有各累”。有这种想法的人,多半是忘了他们曾经艰苦奋斗的历程,曾经有过的困惑与迷茫。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历程。从小生活在贫穷的农村家庭,读了半辈的书为的是能够出人头地,摆脱农村的命运,可是在你苦苦奋斗的中途却突然给你一张判决书,宣布你失败可以出局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沉重打击!?但是正因为我的不服输,内心还存在的一丝丝理想,让我坚强地与命运作着殊死的斗争。很多在正常人看来唾手可得的东西,我付出相当的艰辛却不一定能得到。
你们可曾知道,当我第一次看到《我奋斗了18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我奋斗了18年不是为了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时,那种巨大的心灵共鸣,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就此一辈子平淡下去。我需要奋斗,需要拼搏,需要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如果老天暂时不来取我的命,那么我就还有很多路要走。这个时候,我必须选择了一条路,毫不迟疑的、坚决的走下去。
于是,我果断的选择了离开这里。我的心里已经做了决定,我要去上海,一是为了我的理想,当然还有第二个原因,为了挽救我那已经脆弱不堪的爱情。

2011年4月。我终于离开了家乡,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我告诉自己,这一次不管结局如何,我都要试一次,失败了我也就无怨无悔了。
到达上海大概早上9点的样子,你在车站接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很温暖,很激动。你在学校外面帮我开好了房,把行李简单收拾放好了以后,出去吃了饭,然后回来休息,哪都没去。现在仍然记得,那天晚上我们都很疯狂,疲惫而受伤的心灵再一次的融合。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终于在半个月左右,我找到了一家媒体公司做工程师的活,薪水很低,我告诉自己,这是刚起步,只要坚持总会好的。就这样,我在张江一带找了一间房子,从此做起了蚁族的一员。而你,因为学校还有项目,只能隔三差五的过来一次。
曾经,每当我们闹矛盾的时候,你总说我们不在一起,很多时候也许一个微笑或者一个拥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可在我们面前却只能是演变成了互不理解,互相伤害。而现在呢,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可是,结果呢?很明显,根本没有改观。
时间将我们之间天涯般的距离变为咫尺,却同时将我们心的距离从咫尺拉为了天涯。这实在是我不希望看到的一幕,却也是我们不的不面对的一幕。
想想跟你在一起的那半年,我竟然找不多一丝丝快乐的回忆。终于发现,原来我们都错了,根本不是什么性格不合。而是一个人性转变的过程。我们分离六年,苦苦维持六年的异地恋,当初的纯真早已被现实涤荡的破败不堪,积累了六年的矛盾与转变,却傻傻的想通过呆在一起来化解。我的世界你不懂,你的世界我进不去。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和痛苦啊!生活方面,你有洁癖不是错,错的是你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别人身上,错的是你孤傲的一定要将别人的思想同化;沟通方面,我希望你是一个倾听者,一个女朋友,来理解、来感悟我的内心。而你却把自己看作是母亲,把我看作是一无所知的小孩子,一遍遍的给我讲大道理,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吗?很多时候,我只是看到你这样我不想再说而已。我希望从你身上得到的是接纳、是宽容、是让我感到温暖,心灵可以放松休憩的港湾,而你,给我的是强制、是失望,是无法承受的负重的压力。直到今天,我终于明白,我们不是性格不同,恰恰相反,而是因为我们都是太相像的人,就像两片纹理相似的叶子,你不是看到了我,你是在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放不开的是我身上伤痕累累的记忆,正如你放不开自己身上的枷锁一样。也许这段话,你现在仍然看不懂,但是,我相信,你终有明白的一天。
突然就想起了这段话:“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群人,是特别喜欢玩猜心游戏的人,就是他不愿意直接了当告诉你他的想法,他希望当他说随便的时候,并不是说代表他没有主见,由你来决定,而是他希望你点的这个菜,他不用说,刚好是他想要的。如果你每一次都没有点到他心坎里面,他只能得出来一种结论:我觉得我们没有默契,你完全不能够理解我。一次两次都算了,时间长了以后,他认为,当他觉得你根本不理解他内心想法的时候,他的内心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你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就去找其他的那种直接表达的人,但是,只能代表你没有能力进入到这种人的内心世界,因为他们有他独特的一种韵味和味道。”
这是我看《非诚勿扰》以来,听到过的乐嘉说的最让我感触深刻的一段话。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我都是这样的人。

终于在与你发生了两次绝望的争吵之后,我发觉我累了。真的累了。
本想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在这个远离故土乡音,陌生的城市打拼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可是却在情感的漩涡中心力交瘁,不堪负累。不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是知道了也无能为力。解的开的不叫心结,放得下的又怎知今生今世意难平?明天会怎样?未来会怎样?只想要一个安全温暖的地方可以安放我疲惫的身躯。只想要一个可以不被打扰、没有孤独、没有寂寞的地方,可以释放我的灵魂。可是,在哪里???
累了,真的累了。
一个人最累的事,莫过于眼睁睁的看到自己心碎了,还得动手把它粘起来。生活如此艰辛,拿什么黏合你,我破碎的心?
当选择再次的降临。疲惫的心,又怎能承受生命之重?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风之殇(十四)——/海风


“红尘烟雨,如缕流沙,染指苍苍,岁月蹉跎,多少记忆终成灰,多少思念化云烟,多少青丝换白发,多少儿女情长断!悠扬的笔迹诉写着心酸,望烛光下孓影漫舞,疲惫的双肩谁又知道承受了多少世间的无奈。人生四季世事无常,情感辗转,相遇,深爱,离别,随缘,世事繁华不过转瞬,花开花又落,春去春还在,流年一逝终不复,唏嘘一世风之殇。”

时间,2011年10月31日。
终于,我们还是分手了。

我只能这么做,倔强如我。爱了就爱了,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又何必苦苦纠缠。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可是,当真的要离开了,而且这一站,是永远。我第一次尝到了痛彻心扉,撕心裂肺,狠狠的。只是我平静的语气并未泄露我的心事。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那天看到你绝望的身影,期盼的眼神,我是多么的伤心难过。我没有回头,背对着你,挥了挥手!
那日的离别之后,我回到了家乡。是你,又一次让我回到了原点的那条胡同,无法自拔。
也或许,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不过我沉沦了。
从此,又开始与社会上的那些朋友每日借酒消愁。我狠狠地下了决心与你分手却无法让自己解脱。也许我只是需要时间,时间是苦口的良药,只是现在,我开始怀疑面对现实是否太残酷?我在想,在痛苦之中疯掉,或一夜间忘记一切该是多么幸福美满的事情啊!我们的痛苦,根源于太现实、太明确生活了。在科学的指引下,我也很明白死亡的临近和残酷,无力与你争取天长地久。
过完年后的某一天,朋友们聚到了一起。那晚又喝了不少酒,各自都诉说着自己的苦楚,我再也静不下心了,开始疯狂的发泄,我诉说着我经历的人生磨难,诉说着与你的矛盾感情,诉说着我在外打拼的艰辛:这他妈就是一个钱的世界,有了钱就有了一切。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本都是放屁的。读书他妈的还不是为了钱,书本上的知识都是欺骗我们这种善良幼稚的人。仔细想想,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们还处在社会最底层。社会就是这样,富贵贫贱。这就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其他一切都他妈的虚幻。
“没关系,凭我们风哥这样的实力,以后有的是机会。没什么,在外面累了就回来,这里永远都是自己的家,永远都有一帮兄弟。”“来,今天大家废话少说,多喝!”我端起酒杯和每一个人对饮着,喝的几分醉意,几分朦胧,几分伤感。其实我知道,他们大不了一无所有,而自己却是伤病缠身。原来醉生梦死的感觉真的很好,可以一切都不在乎。我借助酒力狂饮大笑,好久没有这样逍遥自在了。
喝完酒接着又去唱歌,路边灯红酒绿,跌跌撞撞中我被热情的请进了红灯屋。“先生,我们这里有特服。”“什么…特服啊!”“有吹有做!”“做,做…什么啊!”其实我知道是什么,还是明智故问。“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小姐甜甜的说。“那你爱我吗?”“爱,怎么不爱啊!”小姐态度暧昧,但心里估计直骂狗日的变态。“可惜啊!我不爱你,不爱你怎么做啊!”我哈哈大笑着转身就走,摇摇晃晃的一步不停,远远的听见“艹,没钱装什么大爷……”
哥们笑我,真牛逼,连小姐都敢耍,我说,你们不懂!
到了KTV,他们抢着点歌,我只唱了一首《红尘情歌》,“轰轰烈烈的曾经相爱过,亲亲我我变成了传说……”我很用心的在唱,因为这首歌就像是专门为我而写,我在唱我自己,唱到我终于失声痛哭……。
那一刻,那一夜,虽然我醉了,但我知道,我失去了太多。
我放弃一切,放弃一切固有的思维去迎合她,放弃一切的欲望去恪守那份纯真的爱情,放弃一切男人的自尊、自卑,放弃所谓的功名利禄去挽救我们的爱情,却落得惨败而归。一切都过去了。世界在消失,不,只是我的世界在消失,别人的美好仍然继续,没有必要毁灭掉别人的幸福。
半夜醒来,夜已深,人不静。情绪翻涌,我不禁自问,到底是生活抛弃了我,还是我在抛弃生活?幸福是否还应该再去争取,美好是否还会依旧?苦涩的留恋和痴心的哀求能否改变生活,让一切美好吗?
因为付出过,因为努力过,因为难受过,所以不相信,所以舍不得,所以我真的放不下。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曾经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幕幕地在我脑海闪现,真的就这样流逝了吗?我始终还是不愿去相信,不愿轻易去否认,否认那些温暖,那些过去。
 
写到这里,原本苍劲有力的字体开始变得有些轻飘飘,歪歪扭扭的了。泪眼模糊中我再次的看到自己苍白的躯体和虚弱的笑容,心痛不已。

这篇文章,写到今天已经整整十四篇了,期间停了再写,写了又停。但这次我决定让它停留在14这个数字上,因为14于我真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数字。不想再让自己难过,不想再次伤心了。最后一次的鼓起勇气,将我们今年发生事情做个总结。

时间,2012年3月26日。

我再一次的来到上海。
这一次,我没有告诉你,在我安顿好以后,我找了你。无论如何,我们终将面对。
还记得,我们最后一丝的温存,就是那天我们去看了电影,也许是为了缓减我们尴尬的局面,也许是为了给对方最后一次温暖的回忆,我们没有争吵,很安静,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单独与你看电影,3D版的泰坦尼克号,那两张13、14座位的票,我至今保存着。那次之后,我们再次回到了对立的局面,你说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好吧,那就谈吧。我们谈过去,论将来,我们一起说好不生气,不再为过去的事情难过,却又彼此把心事装了一肚子不让彼此感知。但是我早已经看穿,因为我最了解不过你了。你有事情没向我说。一次,两次,三次……我一次次的等你说出来。

终于,我等到了答案。两件事情,如同雷公电母,将我彻底击碎。
第一件:你说你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呵…到今年,我们一起整整七年了,七年,而你对我说的时候是那么的轻松,就像一切都是情理之中一样。你可曾知道,当你告诉我你跟他接吻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难受吗?也许你根本不在乎,还在狡辩说,你心里想的是我,你说你心里从来都没有放下我。呵呵,是啊,现在想想,我当时真应该觉得感到高兴才对,毕竟,你跟别人接吻的时候想的是我,至少总比你在跟我做爱的时候心里却想着别的男人能让人感到欣慰。这么些年来,我一边苦苦维持自己病态的身体、病态的心理,一边还要像个正常人一样努力地奋斗,努力地维护我那不堪一击的爱情,到头来,却不及一个正常人几个月的努力就可以轻松地进入你的世界。若当初早知道今天这个结局,也许我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跟我说,当我拥有的时候为什么不想着好好的去珍惜她,为什么非要到真正到了失去之后才能想到呢她的好呢?呵…我想跟你说的是,我现在这样的贱骨头,早已经忘记了珍惜两个字怎么写!

第二件:你终于说出了你内心真实的想法,你家人的极力反对,以及你不愿再跟我走下去的所有的根源,最终都是因为我的病。好吧,这一点,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只需要一个真实的答案即可。我非常尊重你的选择。有缘,无份。

从此,天涯,路人。

当知道了这一切后,我想我该离开了,我想我不会再回去了。不知为何心里酸酸的,眼泪止不住流。我告诉自己,再也不会去那个地方了,因为那里有你。

放弃,那些曾经,忘记,那些记忆,挥手,告别,转身,离去。

我想我以后会更加坚强,勇敢面对,再也不用哀求什么!哪怕惨淡的生活没有终点,哪怕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最为怜悯,我自己永远不会再认为自己可怜,可悲。永远不会再把不幸的词语用来形容自己。
人活着一定要有骨气,心中一定要有一个强大的自我。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灵魂深处只有自己能够解救自己,抛弃不可改变,接受不可能!让生活继续,让生活仍然美丽多彩!
一无所有,但心灵强大。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写在最后:

人生就是这样,难免有痛,难免有伤,无论我曾经多么努力的去挽救我们的爱情,可是她终究还是选择了离我而去。
多少个深夜,我不停地问我自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吗?家人的安慰,朋友的谈心,让我渐渐的有了方向。终于,在经历了漫长的煎熬之后,我还是狼狈地退了出来,我知道这不是伟大,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我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也勉强不来,就算我死死地抓住,抓住的又是什么呢?是伤痕,是痛苦!把手握紧,里面什么也没有,把手松开,我拥有的是一切。
爱上一个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特别是你在不知不觉中会为了她放弃了很多事,为她做了很多改变。而她却始终坚持着某种东西,不肯放弃自己的观点时,那你真的是走进一个地狱一般,很苦很苦。最可悲的是,到最后她却说,错的人是你!呵……
其实,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徘徊在放与不放之间的那一段。真正下决心放弃了,反而,会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一个人一生可以爱上很多人的,而等到你获得了真正属于你的幸福之后,你就会明白以前的放弃其实是一种财富,放弃让你学会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不是因为你得到了想得到的,而是因为你是在为自己而活,所以你要学会放弃。将昨天埋在心底,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学会放弃,让彼此都能有个更轻松的开始,遍体鳞伤的爱并不一定就刻骨铭心!爱一个人,就要让她快乐,让她幸福,使那份感情更诚挚。
许多的事情,总是在经历过以后才会懂得。这一程情深缘浅,走到今天,已经不容易,轻轻地抽出手,说声再见,真的很感谢,这一路上有你。曾说过爱你的,今天,仍然爱你。虽然,你已不再相信。虽然,你觉得好假好假!但是,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这一场感情挣扎,有过绝望,有过无助,有过哭泣,我相信也有过幸福!现在,终于放开、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都是善良的孩子,应该得到幸福。
WHF,我们都要幸福。
再见!

----此文终结----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一年时间,最近总算结束了,本来还想写点其他方面的事情,但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没那份心情 也没那份精力了。一直在我的Q空间更新。今天突然想起,还曾在这里连载过,于是就干脆全部载完吧!

以后再也不写任何有关感情的事情了。过了今天我又长大了一岁,o(︶︿︶)o 唉,老了。好好活着就行了。不再奢望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朋友们,各自安好!
明天醒来,我还活着,真好!

TOP

返回列表